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第四百九十章 觀測者相伴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修仙游戏满级后
被吞入腹中后,几人立马各使手段结成屏障保护自己,避免被猕猴王腹腔内的各种腐蚀性黏液给伤的。
从黑暗狭长的食道,被水和食道壁的蠕动推着向下。他们在胃部上方的肉褶子处勉强停了下来。
秦三月立马召唤出光精怪照亮这里。
胃中的景象看来犹如泥泞之地,食物被腐蚀消化成糊状,随着胃壁的蠕动无规律地翻覆着。
猕猴王大概没有吃太多,勉强给胃留了一点空间。厚重的褶子肉分泌着粘稠的液体,类似于酸菜发酵变质的味道十分扑鼻。这里面也没有新鲜空气。他们屏气不敢呼吸这里面的气体。
井不停、庾合两人都是修仙者,可惜屏气很长时间,所以不呼吸也没有关系,只不过会感觉别扭而已。
但对于秦三月和居心这种肉身凡胎而言,呼吸是必要的。
这里面压根儿就没有适合呼吸的空气,所以秦三月无法通过气息控制提取可供呼吸的空气。一时之间,她只得引出当初叶抚赠予她的小天地里的空气,供维持生命。
她将自己和居心隔绝在一个精怪屏障之中,不让外面的腐蚀性恶臭气体进来,也避免从小天地里引出的空气逸散。
但这终究是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她问:
“现在该怎么办?”
井不停说:
“有个办法,但是会让人感到不适。”
庾合稍微一想就知道是什么,大声回答:
“那太恶心了!我们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也是体面人啊,怎能从这泼猴屁股钻出去!”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秦三月和居心面色一青。两个姑娘都还是爱干净的,光是听来都觉得别扭,浑身发痒了。
她们异口同声说:
“如果不是绝境,我难以接受这种办法!”
井不停能理解,毕竟是姑娘。他说:
“可以像现在这样,用屏障牢牢保护好自己,避免接触到那些脏东西。出去后,再全面净身就是。”
庾合摇头拒绝:
“不不不,这会成为我修仙路上的阴影的!我可不想到时候我渡劫时,脑袋里回想的是这泼猴的大肠!”
井不停鼻子皱起:
“你这么一说,确实很恶心。可总不能就这样子啊!这猕猴肚子里的液体腐蚀性极强,那些浅黄色的气体也是,迟早会把我们的屏障腐蚀干净的。等到那时候,就不是逃出去,而是被拉出去了。”
庾合凝眉问:
“我很好奇,负责管理武道碑的驼铃山等人,都不知道这第一重小世界里有这猕猴王吗?这压根儿就不是我们能对付的吧!”
“之前三祖已经说过了,此次武道碑很特殊。也提醒了我们,要更加谨慎小心。”
“可这猕猴王谁碰上了都是一样的下场啊!他们真就放任这东西撒野?”
“修仙一途本是磨难多多,如果都要前辈给我们铺好路,那还修什么仙?”
“倒也是。”
庾合叹了口气:
“算了,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先想想该怎么办吧。”
秦三月说:
“目前我们对猕猴王有了基本的了解,体魄坚固,恢复力极强,单凭力量无法强行破体而出。所以,我在想,是不是要用其他办法。”
井不停问:
“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吗?”
“之前不是提到过规则枷锁吗?我们假设猕猴王的规则枷锁被修改了,导致它的体型和体魄强度达到现在的程度。我们是否能找到规则枷锁被修改的原因呢?”
庾合说:
“我们现在连接触规则的资格都没有,如何去寻找对我们而言就是个模糊概念的东西呢?”
井不停问:
“秦姑娘。你的老师叶先生是否同教过你这些呢?”
秦三月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因为叶抚教给她的东西很多很杂,往往许多重要的东西都隐藏在一些不经意的话之中。她细细想了许久,将叶抚至今同她说过的每一句话在脑海里全部分析了一遍。她有着无穷的算力,做这样的事也并不麻烦。
她缓缓开口:
“规则即是存在。”
“规则绝对客观,与万物同在,却又完全独立。”
“规则是观测者视角里的中间调节变量。”
三人听得有些发懵。
居心弱弱地问:
“这是大道理吗?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
秦三月无奈地说:
“老师跟我说过的规则相关的话,就这三句。”
庾合尴尬笑道:
“感觉用的描述词都好陌生。什么是观测者视角?什么是中间调节变量?”
井不停细细思考一番:
“我经常跟人下棋,许多棋局都有旁观者。观测者视角是否指代旁观者眼中的棋盘呢?”
秦三月蹙着眉:
“感觉有点像,但又差了点什么。”
“差了点什么……”
井不停拳头抵额,陷入沉思。这是他惯用的思考姿势。
过了一会儿,秦三月突然说:
“会不会是这样。”
众人看向她。
“棋局的旁观者无法干预棋局本身。而观测者可能干预到规则本身?”
井不停问:
“为什么这么说?”
“后面不是提及了中间调节变量吗?简单字面意思理解的话,应该就是影响各类事物之间变化与关系形成的可以进行改变的因素。将原话简化一下就是,规则是变量。是可以被改变的因素。这不正好对应了之前说的,规则枷锁可以被修改吗?”
井不停想了想,问:
“照你这么说,那能够修改规则的就是观测者?”
“这个我不清楚。有这种可能。”
庾合和居心像看神仙一样看着二人。他们所学的知识和修炼方式让他们根本无法插入井不停和秦三月的对话。
井不停无奈道:
“即便我们猜想的是对的。但关键是,我们不是观测者啊,没有能力去修改规则。”
秦三月没有回答。沉默不语。
她一直在思考,叶抚教自己的御灵术。御灵不就是在改变客观事物吗?从最开始,只能简单改变自身的气息,从而吸引精怪,再改变精怪的认知,是自己能够控制精怪,再到能够通过万物气息的变化进行推演,推演事物本身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再到五年闭关后,能够直接调控气息,改变气息,使得事物发生变化。像短暂给空间划分单位,直接进行单位上的调节从而实现身位移动。
她不由得去想,御灵术的终极形态是什么模样?
会不会就跟叶抚说过的观测者相关?
他曾经说过,御灵术只有自己能修炼,别的人都不行。这又意味着什么?
井不停见秦三月许久不出声,便小声呼喊:
“秦姑娘?”
秦三月回过神来:
“什么?”
“你在想什么吗?一直不说话。”
秦三月顿了顿,说:
“我在想,我们应该就是被观测者观测的事物吧。”
庾合笑道:
“照这么说,整个世界都是被观测着的。这太荒谬了。”
井不停也无法去相信。让他去接受这样一件事:又一个观测者,一直不间断地观测着天下所有事物,然后改变规则影响天下变化。很难去接受。
秦三月不这么觉得。
早之前她就从叶抚那里知道了“使徒”的存在,知道了有比生命更加高级的存在。她也就明白,生命并非毫无根据地自发演化而来,而源自某种“塑造”。只不过,现在的自己无法去接触到。
居心说悄悄话一般问:
“三月。你在想什么?”
“你觉得生命是自发演化的,还是某种存在塑造的?”
居心几乎是下意识地说:
“自发演化的。许多学派都研究过,发现在许多生灵的命格里,都能找到演化的痕迹。人也并非一下子就成为人的,而是不断演化的结果。”
秦三月皱起眉:
“如果所谓的‘演化’只是提前排布好的呢?”
居心愣了愣,然后笑道:
“谁会有那么大的本事啊。反正我觉得没有。”
秦三月勉强一笑:
“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吧。”
巨大的胃中,胃液和食物混合在一起蠕动着,让这片空间变得异常狰狞。抬头不见天日,低头不见厚土。
即便胃部空间很大,也给他们说不出的压抑来。
庾合笑道:
“我们是不是扯太远了。本来是想说如何逃离这里的吧,就扯到什么规则了。”
井不停问:
“那还能怎么办?”
“实在不行的话,就咬牙从屁股钻出去嘛!也不要太灰心。”
这是实在没办法的办法了。
井不停点头:
“在这之前,我们还是尽力找找有没有其他办法吧。”
然后,他们开始观察,找寻出路。
过了一刻钟的时间。
胃部上壁忽然又传来一阵蠕动,依稀间有水声。
四人朝上看去,见到有水倾泻而下。
喝水了?
又过了一会儿,他们看到一个蜷缩着的人从上面坠落下来,在掉进胃液和食物的混合物之前,迅速展开身形,纵身而上,随后拔剑插入胃壁。
不到一个呼吸,胃壁将剑挤出来,那人也调整好了身位,挤进一处肉褶子。
“呼——”
他长呼一口气:
“还好。”
四人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一身朴素灰衣,相貌平平,眼神格外锐利,气息却十分沉稳深厚。
片刻后,他感受到目光,猛地向四人看来,然后愣住了。
井不停开口问:
“翁同?”
翁同顿了顿,念叨:
“井不停……庾合……”
井不停尴尬一笑:
“你也进来了啊。”
翁同立马反应过来,目光如剑:
“我以为只有我呢。”
见着有两位自己不认识的姑娘,而且跟井不停和庾合二人站得比较近,想必是熟识。翁同便挽手将剑插入背后剑鞘,拱手道:
“在下剑门翁同!见过两位姑娘。”
剑门翁同。居心和秦三月都听过,也是《长气三千里》里的天才,是中州剑门的行剑者,在剑门的地位等同于在驼铃山的人间行者,是了不得的人物。
秦三月看了看居心,示意她为长,先说。
居心心里无奈,想着三月还是这么讲究。她行书玉之礼:
“予名居心,读书人。”
秦三月随后说:
“我叫秦三月,是……散修。”
不同的介绍风格,基本上展现了各自的身份。
庾合问:
“你是怎么进来的?”
翁同简单利落地说了前因后果。
也就是他好奇这猕猴王的紫金色毛发有何特殊,靠近观察时,突然遭到袭击,然后在几十只猕猴的围攻下,不敌被吞。他也在口腔里挣扎了很久,但还是无能为力,最终被一口水咕咚着咽了下来。
庾合嘲笑道:
“我们好歹坚持了十八口水!你这一口就下来了啊。”
庾合淡淡看他一眼:
“坚持得久有什么用,不过是浪费体力。”
确实是这个道理。
但庾合摇头反驳:
“你这是求生欲望淡薄。”
“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不用三皇子教导。”
庾合摊摊手,不多说什么。
井不停笑问:
“如此情况,翁兄有没有好的办法?”
“你们来这里多久了,没有办法吗?”
“什么办法都试过了,目前都不行。”
翁同看向胃中那一池混合物说:
“从屁股钻出去。”
“翁兄还真是直击要害啊。”
井不停尴尬笑了笑。
“不能吗?”
“不知道,我们没试过。”
翁同一言不发,以身化剑,直直插入混合物中。
井不停顿了顿:
“还真是果敢啊。说走就走。”
校花是猫妖 南海无双
庾合说:
“不愧是行剑者。”
井不停笑道:
“我辈修仙人士,真该多学学他。其实哪有什么膈应不膈应的,危机当头,保命最重要。”
秦三月说:
“只能说目前还没到危机当头,有时间思考更好的办法。真到了绝境,什么办法都行。而且,我其实还想好好研究一下,这猕猴王到底特殊在什么地方。”
井不停点头:
“我也有此意,但目前不知从何着手。”
居心打岔笑道:
“我就跟着你们,多学多看。”
“居心姑娘过谦了。”
井不停绝对不认为居心只是个普通的读书人。不过她表现得很低调。
过了大概一个时辰。
狼性首席的娇妻
胃池传来声响。
四人看去,翁同举剑破开表面凝结的糊状气膜。他身上是干净的,一点不沾污秽。
井不停问:
“如何,翁兄可有发现?”
翁同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顿了顿。片刻后,他身体表面冒出一层淡黄色的气体。他将气体拍散后说:
“这猕猴根本没有排泄口。”
“嗯?”
四人异口同声。
翁同继续说:
“简而言之,是个只吃不拉的货。”
庾合表示怀疑:
“只吃不拉,这可能吗?”
“三皇子不相信可以去看看。我先提醒你,肠道里有很多腐蚀性气体,记得保护自己。”
翁同面无表情地看着庾合。
庾合看向井不停:
“你去看看。”
井不停挑眉:
“把我当炮灰?”
庾合呵呵一笑:
“开玩笑的。”
井不停呼出口气:
“也就是说,目前没有任何离开这猕猴身体的办法。”
秦三月皱起眉:
“正常猕猴会没有排泄口吗?会不会也是规则枷锁的缘故?”
翁同目光汇聚在一点,直直看着秦三月。
秦三月立马感觉眼睛十分冰凉。
翁同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抱拳低头:
“抱歉,我唐突了。”
“没事,想必翁同阁下是对我说的‘规则枷锁’好奇被。”
“确实,如不打扰,还请姑娘告知一二。”
秦三月摇摇头,她看了看井不停和庾合,两人眼神示意说吧。她说:
“也不是多大的秘密……”
秦三月简单地把自己几人的猜想和分析说了一遍。
果不其然,翁同也陷入了皱眉苦思。
规则一事对他们这个层次的修士而言,还是太难了。
之后的时间里,几人都没有过多交流,在尽量较低自身消耗的同时,潜心思考各自心里的疑惑。
在翁同进来的第三个时辰后。
胃壁上部再次传来蠕动和水声。
几人皆不约而同地想:
又有人被吞了。
这一瞬,秦三月忽然有种错觉。这只猕猴王可能成为武道碑内众人前往中心大山的最大绊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