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titn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劍卒過河-第903章 賽驢分享-hssfm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两人飞不足半刻,眼前霍然一空,处身的云海完全消失,眼前就是一片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视野极其开阔!
远远的,一条天空驰道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却和凡世的驰道不同,因为没有路面!只有驰道两侧各有一条索缆勾勒出了驰道的形状!
索缆应该是修真器具,能够限制驴子的奔跑方向;整个驰道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椭圆形,长径百里,宽径五十,驰道本身道宽也有百丈,可以容纳数十头驴子同时在其中飞奔!
两人来时,正是一场赛驴的尾声,只见数丈长,丈余高的十数头驴子沿驰道飞奔,差距已经拉开,在周围上万名修士的呐喊声中,一个个跑的双眼怒突,筋肉纠结,呼哧带喘,就只为了眼面那一颗永远也咬不到的木灵瓜!
真是个得天独厚的好赛场!
因为天空晴朗,所以修士可以全程一览无余!
因为观众赌-徒都是修士,所以不需要什么观众台,大家各自飞在空中,毫无拘束之感!
在距离椭圆赛道不远处,就是一个高大的三层楼台,那里也是修士门下注之地,有超过百名修士在楼台上为赌-客们服务!
仙路凡情 寒江春暖
娄小乙注意到,其实绝大部分修士都是筑基修士,因为这里并不属于虚空,由于在上林谷特殊的空间内,也不必担心穿越云海会发生什么危险,是筑基们的狂欢之地!
落叶归根1 encoding
别看他们境界低微,但一颗好赌之心却一点也不亚于他们的金丹前辈!这里有梦想,有一步到位的资源盛宴,只要你能赢一次,就能收割在场上万修士的灵石,这是笔巨大的财富,哪怕是修士的心境也不能抵挡这样的诱惑!
不是每个人都是娄小乙,道统对资源的要求不高,本身又出身大势力,卧底的也是大势力,现在又是一陆之主!
对那些旁门出身,没有后台的旁门修士而言,这里就是他们一步登天的捷径!
身为修士却热衷于赌-博,这有点不可思议,但这就是修真界的无奈;不过有一点好,热衷归热衷,却极少有沉迷于此的,在这一点上,修士的自制力要强过凡人太多。
一场赛毕,几人欢乐万人愁,在短暂的失落后,修士们开始把目光看下数个时辰后的下一场,直到囊中空虚,再也无以为继。
“很乱,也很刺激,气氛不错,连我都想赌一次了!”娄小乙感叹道。
鼻涕虫无语的看了他一眼,你这厮分明就是来杀人的好不?只不过是在杀人前找借口而已,就是纯粹的恶客,在这里人人喊打的角色!
在上林谷,因为不是封闭场所,人流过于密集,空间四通八达,所以也不存在有人接待的问题,来去自便,无人管束,这也是鼻涕虫要提醒这个家伙的地方。
“你要在这里动手,警告那些听命于佛门的势力,就一定要搞清楚这里的防御强度,金丹数量!
因为也不属于界域之内,按照周仙的规矩,这里不属于界域内事务,元婴不能插手,这一点上,你选择上林谷而不是那七个小陆,大的方向是对的。
不要看楼台上负责下注的修士基本上都是筑基,那不过是些做杂事的喽啰,不在实力之内!
你看那些穿黑衣,胸口绣七星的,他们才是负责上林赛场秩序的主力,大概在百五左右,但这是明面上的;还有普通服饰,混杂于赌-客中的暗桩,也有百余人,这基本上就是上林赛道的主体防御力量!”
上林谷上万修士,金丹不足二成,也就两千来人,而且来自五湖四海,各不相识,各不统属,这样的秩序维护上,二百五十个金丹也尽够用了,甚至可以说是颇为奢侈,赌客虽多,没有组织,形不成合力,也是枉然。
娄小乙就问,“这二百来名金丹,在上林七陆中占得几成?”
鼻涕虫道:“二,三成吧!这就是我要和你说的,必须速战速决,上林谷就是被七陆包围而成的地形,距离很近,增援会很快,你拖得久了,就容易被人圈住,脱不开身!
我先说好啊,我那飞舟是不可能冲进来救人的,目标太大!”
娄小乙点头,“谁要你来救了?你就做一看客,形势好你就在一旁看热闹加油,形势不好自去就是,这也是我要和你说的,当初我就想只借你飞舟不借你这个人,你非要跟来……
清微插足其中就不容易把控,对大局不利,对你不利,其实对我摇影也不利!所以,不要想着救人,能威胁到我的金丹天道还没生出来呢!
这次的纠纷,一定要把它定位在小陆之间的赌争上,这是原则!”
鼻涕虫点头,这里虽然有两百多个护卫,鉴于都是出自小陆的旁门金丹,本来实力就要稍微弱了剑脉少许,再加上有一只耳这样的大虫,不会有什么问题,
问题只在于他们能多快的解决上!如果动作迅速,解决完了还完全有机会从容上舟离开。
在上林谷闹事,給这些墙头草一个教训,让其它骑墙势力不敢来轻易招惹摇影剑脉,給剑修们一个相对正常的环境,这么做是非常正确的!这就是他愿意送他们一程的原因!
关键在于尺度把握上!
所谓小陆,因为自身实力,位置,等等原因,对周仙的所谓修真规矩并不是完全遵从,这也是小势力的一贯特点,打急了眼就上大修,不是没有前例!
虽然事后会受到上门的惩罚,但在战斗当时,这个亏是要吃的!
所以,打了就走才是正道!挑衅也是需要有底限。
对上林七陆和佛门的暗通款曲,作为道家的抗鼎上门势力,他心中也甚是不满,但却无能为力,在这一点上,他非常羡慕一只耳的自主之权,想打就打,想杀就杀,这就是他口中所谓的逍遥真意吧?
云海飞舟能阻止舟内金丹外传消息,但却阻止不了他自己发消息,早在启程之初,他就向山门发回了消息,已经两个月过去,山门如果想有反应就一定能提前布置,如果只是想看笑话……
这个一只耳,虽然结识不久,但他却明白这是个无法无天的家伙,搞事不嫌大,但愿中间不要出什么不可控的乱子。